文艺评论

《静水流深——评翟永华的书法》

来源:《牡丹文艺》2021年第1期 2021-03-17




静水流深
—— 评翟永华的书法

周 斌

 

翟永华:1962年生于山东省东明县。先后研修于中国美院、中国书法院。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楷书委员会委员,菏泽市书法家协会主席,菏泽市政协书画院副院长。

永华的字,像一枚枚沉香木,我们这些忙碌奔波的人,仿佛能闻到作品中传来的幽香。它们凝重、简淡,里面好像隐含着禅意与佛理,给人以繁华灿烂之后重归寂静的感觉。
永华的作品,在形式方面没有丝毫的造作,在创新方面也不刻意而为,这来自于他的眼光和自信,他认为那些“猛士书法家”的特点是标新立异,但若无功力植根,终究是无根之木,不会成为发展的趋势。
永华的书法,给我最强烈的印象是自然而然,不刻意地凸显与张扬某种技法,他所强调的恐怕更是一种灵心与灵性。
这一方面要借助于永华多年临池习书所获得的深厚功底与熟练的技法。他遍临古人字帖,于钟繇、二王更可谓研习精深,这使得他的书法作品有一种晋唐神韵,此外,永华对于从石鼓文、流沙坠简、刑徒砖、魏碑、唐人写经,都进行过精微临摹,可谓诸体兼擅,字字精到。另一方面,在我看来也是对于一个书法家来说最为重要的,就是在心性方面的修为。 
永华自己说:“修身养性永远不可低估。书者当自省学书动机,提高境界,在书艺中找到真我。”因此,他非常喜欢哲学家孔子,认为“孔子重视心灵体验和生命感觉,从事书法要多学学孔子的悟性”。
现在的中国书坛,很多书家把书法当作自己的“专业”,在潜意识中认为自己超越于他人的地方在于自己掌握了他人所不具有的技能,如果这样认识书法,就将自己和书法的格调都一起降低了。在当代书坛,也有一种有意识地和传统文人书法决裂的创作方式,这虽然在技法和书法表现形式方面做出了一些探索,但书法不是设计,也远不仅仅是技法的运用与表现,如果一个艺术家停留在技艺展示的层面上,他的作品可能只会博取观者的眼球,而打动不了观者的心灵。
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也就是说古人的学习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心性修养,而今人的学习却是为了向别人炫耀。孔子所肯定的是古人的“为己之学”,若按照孔子所说的标准,那些仅仅在技法层面刻意创新的书家应属于“为人之学”,而永华的书法,则应属于“为己之学”,因为他的创作,最终关注的是自己的内心,他在通过书法探索自己灵魂的深处,他在自己的学书感悟中曾说:“心灵无蒙蔽,本性归自然。这时候人的感觉是纯真的,也是高贵的,以此表现出的形式也一定是清水芙蓉般美好。”可以看出,永华所重视的是在追求崇高典雅的精神境界过程中对于心灵自由的体验。
永华的书法直接和心灵相通,是他灵心和灵性的展现。在他的作品中,见不到世间俗务的干扰,简到极处,纯到极处,在境界上和弘一法师李叔同的作品相通。他的作品无丝毫的喧嚣与浮躁之气,而是如静水深流,如寒波澹澹而起,白鸟悠悠而下,给我们一种极度的安静之感。我想,这也许和永华把书法当成自己的信仰有关,他对书法的这种虔诚,让我们看到中国书法精神的延续,书学中的真义犹如黑夜中的一盏灯火,永华是小心翼翼地守护这盏灯火的人。

(本文作者周斌,系上海交通大学上海交大——南加州大学文化创意产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书法文化国际传播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