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作品

组诗:《三味中药》

来源:《牡丹文艺》2021年第1期 2021-03-12


三味中药(组诗)
田浩国



芦 苇

青蛙是娃仔,蜻蜓做丫环
芦苇丛里嘀嘀嗒嗒
 
这辈子都是被人管从未管过人
一定是那些年苇丛中
好运用尽了
 
当年,俺扮的可是皇阿玛


蒺 藜

我的最爱。大牛,二娟,三狗子
谁不听指挥
头发上伺候
 
七五年夏天薛老师床上的蒺藜
谁的杰作
我不说。四十五年了,月亮和星星
也一直未说


艾 草

辟邪,招百福
年年端午门框上荡漾
 
晃走了五十五岁的爷爷
晃光了榆树皮,刺菜芽,杨树芒
晃来晕了的星星和月亮
那盏豆粒大的煤油灯芯儿也一直在晃
 
小时候一直不喜欢艾草的味儿
以为都是它
惹的祸


三味中药

芦苇根儿,蒺藜,艾草各二两
哪一味差三五克
不影响药性
 
拿回家挂在卧室正墙
不泡不煎不喝
吮吸它们呼出的气儿
 
每日早晚各一次
一周疗程
专治浅表性二级失眠